你以为你在见证历史,殊不知你已经成为了历史

最近设计组新招了一位高级设计师,是个名字字尾带“洛夫”的俄罗斯人。之前组里所有的设计师包括我在内都是90后,日常性审美疲劳,很多设计需要有个资历更深的设计师来拍板决策,因此这位高级设计师也就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走马上任了。

疫情期间所有人都在家办公,我也只能通过视频和他略有交流。目测屏幕里的这位资深设计师有60多岁了,头发胡子灰中泛光,长得极有教授的风范。和我们聊天的时候微眯着眼睛,在沙发上挺直腰板,按照父母常说的形容也颇算是「坐有坐相」。

老爷子在上任的第一周就和我们这些一线的产品设计师分别进行了沟通,他问我答,滴水不漏,严谨十足。沟通之后我和同事打趣说,倒有一种自己重新参加了面试的感觉。

其实在互联网行业,超过40岁的产品设计师就很少见了,大部分都是借着世纪初互联网行业的兴起,10年前现代化信息设计的风口浪尖顺势修成的。这些年见多了六七十岁的建筑师、服装设计师、首饰珠宝设计师,而在我所处的互联网和交互设计行业,身边空降了一个60岁的「爷爷级」设计师,对我而言还真的是很新鲜。

想象一下假如我被拉入一个05后的QQ群聊,大抵是会十分不知所措。所以要说一个60岁的爷爷辈设计师加入到平均95年出生的设计师团队,定也是需要一些勇气。一是来自于年龄代沟产生的沟通方式差异,二是来自于资历不同导致的见解差异。

仔细想想,单从这位「爷爷级」设计师的年龄来看,哪怕是中途转行,基本上也算见证了互联网的整个发展史。互联网从商业使用到现在不过30年时间,基本上一年一个流行趋势,几年一个设计风潮。前脚拟物化玩得如火如荼,后脚扁平化和卡片化就粉墨登场了。你今天设计了一个按钮,沾沾自喜觉得掌握了什么新技能,明天也许就会有人觉得「太土了」。很难办,但是也很有挑战,毕竟每天都在看接触新的设计思路,也时刻反省自己不要被审美风潮给落下。

不过我个人还是很好奇这位爷的资历到底如何,是不是我想象的如同一本词典一样厚重。于是那天在和他一对一视频聊天的时候,我问了他一个非常笼统的问题:您在交互设计行业干了这么多年,觉得互联网和交互设计已经发展到瓶颈了么?

他的话很简单但是也很明确:你以为你在见证设计发展的历史,其实你很快就成为了历史。没有什么发展瓶颈,只有不同阶段的适应需求而已。

老爷子果然说话很大师风范,仿佛什么都没说仔细想想又着实有道理。这不仅是设计行业很真实的现象,同时结合这半年发生的各种风云变幻,也很能反馈到现实生活之中。

我们每个人似乎都很乐观地希望在历史的进程中学到些什么,然后再留下些什么作为自己所创造价值的体现。然而过去的这半年,单纯从历史事件的角度来看,可以让我们借鉴的东西的确太少了。无论是广义的的疫情,政治,还是我们个人角度狭义的心理建设,生活方式——不说翻天覆地也是几乎是到了重塑的程度。

从有宏观记忆的2008年开始,似乎每年都会有看到种「历史十字路口」的理论,暗示着当下的社会发展会对未来有着深远影响。但2020年一到,先前的所有假设都成了小巫见大巫。从二月到四月的疫情问题,再到如今两国之间的不断上升愈发难解的政治纠葛。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很难武断地认为「2020年就是历史的转折点」。它的存在有诱因,并不突然,且终究也许只是历史进程中的一个坐标而已。

亚马逊的一只蝴蝶可以引发蝴蝶效应,但若是十万只蝴蝶一起扑棱翅膀,就没有什么蝴蝶效应了,那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进化。我们现在也许就正处在这样一个无数诱因、矛盾、信息、言论叠加的维度之中。很难说一个选择可以拥有爆炸性的改变,而根本性的改变势必是无数选择共同作用形成的,每一个节点的作用都难辞其咎。如同到了2020年的五月底,不会再有那么声音去问候吃蝙蝠的人,反倒是多数人能够更加客观冷静,从整件事里面思考经验,并且更加深入关注到现有的问题——用后人的眼光来说也就是「以史为鉴」了。

总会在微博上看到一些人写文章来总结最近国内外发生的一些社会事件,以及分析疫情相关的风波,试图从历史事件中寻找相似点,之后进行发展预测。「以史为鉴」是正确的,我当然赞同,但它的核心价值在于让我们从历史中着眼客观规律,而不是一味去照搬经验。更何况今年发生的所有事情,在我看来都很难用经验主义的思路去解决,年代变了,人们接受信息的渠道变了,信息传播的速度变了,经济水平决定了人们的思维甚至心态也大变特变。

所以每次有人提到「十几年前怎样,二十几年前怎样,所以之后也一定会怎样」这种句式的时候,我的确无法苟同,一是因为我没有成为当年历史事件的见证者,二是即使我成为了见证者乃至参与者之一,我所了解到的也其中极其片面的一部分,不足以撑起更加宏观的猜测。

所以历史是迷人的,我们每天都在创造新的社会价值,同时也在成为历史资料中归档的那一部分。没有人说得清接下来会怎样,但乐观地来看,似乎这场无形战争带给我们每个人成长的都远超过去一些年。毕竟和平年代,成长是线性的;风云迭起,成长才是指数级的。

愿风云过后,每个人站在高台上继续仰望。

今天是五月的最后一天,我坐在布鲁克林小公寓的窗前,正如过去两三个月的每一个周末一样,在午饭后写下这些文字。窗外蓝天白云,一片绿油油静默地与我对视着。昨天本以为半年已经过了,结果意外地发现还要一个月才会进入下半年。最近对于一周一月的概念已经不那么清晰了,但生活反倒是规律地如同军训一样。老爷子定是不知道我通过他的设计经历可以产生如此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我也没有意料到自己能把原本设计天马行空地讨论到最近发生的事情。不过隔离在家,信息输入转化为文字输出是一个很好的活跃思维手段,我也希望能够继续写下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