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经济」是否真的经济?

这段时间在美国每天醒来以后,都会被朋友圈刷屏的新闻搞得云里雾里,看到之后基本都是这个表情:

就比如今天一大早,就看到有人在朋友圈问「去哪里摆地摊比较好」,一开始以为是对自己收入危机的调侃,后来刷着刷着我逐渐发现,不太对,好像又有什么政策横空出世了。

于是我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

我没找到更详细的新闻,但是大概可以证实的是全国各地都会陆续推出方案来鼓励「地摊经济」,也就是会逐步恢复多年前摆地摊的经营模式。北京更是主张「合理范围内可允许部分商贩占道经营」,但是至于这个「合理范围」如何界定,基本上就要等之后的具体政策来解释了。

你要问我赞不赞成,我还是赞成的,但是就如我之前讨论杭州健康码的问题一样,针对「地摊经济」,不能一刀切推广政策,不能使其不可控。具体来讲就是,地摊可以重回人们的生活,但是相应的规章制度必须严格配套。地摊不应该是曾经那个乌烟瘴气「三不管」的地摊,社会经济进步,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地摊经济」也理所应当适应现代化的需求。

地摊经济与城市的烟火气

简单浏览了下其他相关的新闻,我认为「地摊经济」的提出无非是有这样的一些原因:一是刺激线下经济,在现有实体经济复苏的基础上,通过准入门槛更低的地摊经济实现更便捷的小商业形态,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二是为城市商圈、居民区、交通枢纽等地提供便民服务,作为现有街头店面经营的灵活补充;三是通过摊主的一些自营特色商品,作为城市人文风俗的补充,也就是重新找回人们一直认为丢失了的「烟火气」。

老实说「烟火气」这种东西是挺迷人的,在我大学的时候美院东门外的花家地小区一直有一条脏街,从小区西边进去有煎饼烤肠肉夹馍的小推车、有三个一堆五个一捆的蔬菜水果摊,也有戴着老花镜读报纸的老太太摆的针线布料摊,虽然并不会经常光顾,但是在夏天的夜晚偶尔也是会去点几根串,边走边嚼,灌口汽水畅爽一把的。二十七八度的北京夏夜,有一种让你出了门就不想回去的魔力,夏夜里的视线很容易被汗水模糊,与地摊闪烁的灯泡后面的氤氲烟火气融为一体,牢牢吸住我和同行的伙伴,不到宿舍熄灯锁门之前定是不舍得离开的。

在80,90后的记忆里,每个人的学生年代校园门口都有自己怀念的脏街,虽然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好的一面,但不得不说,近些年的城市治理过程也恰恰暴露了这些地摊的问题所在。五道口地铁站西侧的成府路两侧在10年前几乎被地摊占领,那会我还在上初中,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从家走到地铁站短短500米的路,如果不走到马路上和汽车混行,定是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穿过去的。而且这些地摊除了廉价衣帽和小商品,大部分都是烟熏火燎的烧烤一类,扰民问题几乎是常态。因为十年前网上的图片资料不多,我搜遍全网也只找到比较模糊的当时场景的照片:

所以看到新闻之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其实是这些潜在的问题,而另外的一些新闻也佐证了我的这些观点:

过去的几年我去过泰国的夜市,日本的海鲜市集,也在美国大城市的Farmer’s Market(相当于国内的土特产大集)上逛过。前两者算是曼谷、东京这类旅游城市的特色,逐渐转型成了游客必去的打卡景点;而后者也成为了农村产品快速销往城市的渠道,让纽约等大城市的居民每周末得以吃到最新鲜的农村作物。但无论是夜市还是大集,它们共同的特点是拥有极其标准化和体系化的管理模式。

这种管理模式很明确,简而言之体现在两点:一是地点设定在不影响居民的区域,比如广场,交通枢纽商业区,公园开阔区域或是单独划定专属场地;二是严格准入制度,商贩信息统一管理并追溯到个人。

虽然各个国家的管理模式可能有细微差别,但是「和谐共生」和「安全放心」绝对不应该停留在口号层面,这理所应当成为所有人对于地摊经济的第一关注点,而不仅仅局限于「烟火气」带来的感动。

毒瘤或是营养,只看政策的决断

说回到国内的政策,在第一条新闻里,城管部门打电话主动邀请个体户前来规定的地段摆摊。这让我联想到了多年前社会城管和摊贩的一些「猫捉老鼠」的矛盾关系。2020年的前半年魔幻的事情不少了,但依旧不影响城管「请」小商贩摆地摊这件事的魔幻。

当然城管在这里面担当的角色主要是执行者,并不拥有决策权。上面有所指示,一声令下「可以摆地摊了」,城管就开始电话通知「你们翻身农奴把歌唱,给你们全部全部全部的自由了」。至于公权力如何影响公民个体经营权的问题,我在这里不详细展开(对不起,实在是怕炸号),但作为一个社会参与者,我倒是可以把「地摊经济」常态化需要考虑的一些问题进行列举,假如这一形式的展开侵犯了居民的权利,我们也许可以把这些内容当作政策修改建议的线索。哪怕我们的建议不被采纳,但至少还拥有有投诉的权利,不是吗?

  • 治安问题:这也是绝对的重中之重,所有地摊的设立势必会带来人流的聚集,相对应的扒窃、抢劫、寻衅滋事等犯罪也会产生,与此同时附近居民区的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也势必会受到影响。是否应该配以警力进行防范,或是限制经营时间以确保地摊经济不扰民,部为居民带来负担,可以说是最值得思考的问题。
  • 卫生问题:「脏摊」也许在一定时期有它的魅力所在,但是不应当默许这种形式长久存在。所以食品卫生监察部门的作用应当充分覆盖到地摊商业中,哪怕是地摊,但食品卫生这种关乎生命安全的问题是绝对不能轻视的。同时针对环境的卫生,在刚才大连火速「撤摊」的新闻里也看到了,如果不加以调理规范卫生经营的话,所有的地摊最后都会变成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的垃圾场,最终连累的还是环卫部门而已。
  • 经营资质问题:这实际上就涉及到一个准入制度了,「地摊经济」理所应当简化销售形势,但也绝对不能是铺个毯子蹲在地上就可以卖了。健康的商业模式应该精确监管到每一环,无论是传统的商超线下购物,淘宝咸鱼的C2C线上销售,还是便利蜂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都实现了每一个环节中消费者和监管部门均可追溯的流程。简单来说,消费者吃坏了肚子,或是买到了假货,以前也许是自认倒霉;但是现在既然政府鼓励了地摊经济,是否就应当在政策上承担一些相应的监管责任?
  • 规划问题:今天看到一篇公众号,详细描述了北京哪些地方可以有计划地设立摊位,简单浏览了一下几乎涵盖了城六区大部分区域的干道和交通枢纽,甚至一些区位的天桥、地下通道也被划归了「地摊区」,个人认为这种规划过分武断了。且不说摊主都会趋利避害选择人流多的点位经营,导致某一区域过分拥挤而其他区域无人问津,单从「合理占道经营」这一注水说法里面,我就能想象这种相当于没有规划的规划会对交通出行造成多大的影响。一不小心也许五道口就又梦回10年前了——所以对于北京的相应举措我是存疑的,不知道其他城市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所以理想状态下的地摊经济,在我看来应该是适简化审批流程的同时设定合理的经营区域,同时严格限定经营时长和卫生标准,保障消费者、周围居民、交通参与者各自的利益不受影响——基本实现的就是现有城市个体经营框架下,一份更加简化的规章制度。对于地摊经营者简而言之就是:人人都可以摆摊,但是遵守游戏规则,政府给了你自由经营的权利,也请你做到合法合理经营的义务。

低头是地摊,抬头是城市

说回到地摊本身,其实在2020年的今天,对于是否需要张灯结彩地欢迎地摊回归,我实际上还是存疑的。如同当年国营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国营商店的凋敝和实体经济向互联网经济的转变,我认为都是经济发展必经的过程。人们享受于在线购物的便捷于高质量的同时,也许会从情感上怀念曾经地摊带来的「年代记忆」,但是否真的会有那么多人享受逛地摊的这个过程,我看未必。

有人也许会问了,那些古董地摊、「鬼市」或是外地的街头手工艺品很独特,是互联网经济取代不了的。这个我绝对同意,我也是这些地摊的忠实拥趸,但是在逛这些地摊的时候我也抱着一种必死的信念——不求商品质量,不求经济实惠,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喜欢就带走,被坑就被坑这种心态。然而这种类似地下的交易模式势必不能被大范围没有监管地铺开,扰乱市场经济同时也影响了社会秩序。偶尔娱乐还好,认真起来我们就都输了。

刚才有提到文化特色的问题,从一个设计师的角度,我一直认为城市的人文特色和形象设计从来不是一个政策「一刀切」就能解决的事情。然而我们的城市规划部门似乎特别热衷于上行下效的过程,无论是2008年开始隔几年一次的统一招牌行动,还是2017年底「重拾天际线」行动,抑或是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主旋律宣传标语,无不是快速上马,瞬间落实。然而这些举措很大程度上让城市丧失了其包容性和独特性,也就是让城市缺少了烟火气,变得「没味儿」了。

我当然期待地摊的回归可以带来一些久违的城市烟火气,但从大的层面考虑,我更希望城市管理者能够让城市回归居民的手里,让设计和人文建设变成城市自发的行为。在商业规范上多设限,在人文特色上尽可能放手。当然,疫情到了尾声,消费者回归市场,城市人回归城市。我们或许可以期待接下来「地摊经济」在2020年的新形态,以及城市是否因为地摊发生或好或坏的新变化。

所以中国的古话「随心所欲,不逾矩」用来形容健康的地摊经济再合适不过了。我也建议我的读者朋友们,不要过早地为地摊的归来欢欣雀跃,我们更应当需要关注的是地摊经济为城市风貌带来的正面影响,至于那些负面的假设我在文章中已经探讨过了,我希望一切的隐患都可以被相关的补充条例解决。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20-06-01/doc-iircuyvi6148161.shtml_李克强称赞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的烟火 是中国的生机_新浪财经_中国政府网

http://www.xinhuanet.com/globe/2019-09/18/c_138395484.htm?dCwQ9G_美国夜间经济为何火爆_新华网

https://www.36kr.com/p/5150948_中国式招牌为什么丑得这么整齐_36氪

https://m.sohu.com/n/524702036/_北京拆除牌匾后,我对欧美爸爸的天际线产生了好奇_搜狐媒体客户端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08516767713449_潘家园逛地摊发现古玩旧货几乎无人问津,生意都不如那个卖果子的_寰驽斋主_新浪微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